分類
說說

20230926

404 is a pain for many people on the Internet. But 40.4°C is the best temperature to take a bath.

分類
說說

230829

我現在住到的地方可以買到本地產的青皮蕉,酸酸甜甜非常好吃又便宜。但是香蕉皮放在垃圾桶裏,不用半天就會引來小果蠅。雖然我家裝有沙窗,但是果蠅太小,可以穿網而過。小陽臺的角落裏放着我家的小小堆肥箱,底部是一些土,上面用來放咖啡渣和茶葉渣。最近從山上移栽了一棵艾草回來,不僅順利成活並且長勢喜人。

昨晚聽到壁虎叫的很大聲,今天早上一看,一個可愛的小壁虎從堆肥箱後面探出頭來吃果蠅。前段時間廚房也出現了蜘蛛了來吃果蠅,但是蜘蛛會在牆角留下一些一毫米左右的小黑屎,增加了 Emanon 的家務。

分類
說說

230127

新年快樂!轉眼一年過去時異事殊,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有方向,有成長,有餘閒!

分類
說說

220518

Emanon 今天跟我講。上週在市場買菜的時候,在一家沒去過幾次的菜攤買完菜後,順嘴問了一句,你家有青皮蕉嗎?對方說,下次有。結果今天去買菜,買完後店家問她,要不要看看我家的青皮蕉。這個事情讓她想起當年在上海,她和朋友在路上遇到一個擺路邊攤賣碟的,她朋友就隨口問了一個碟,那人表示現在沒有。後來過來一段時間,無意經過那裏的時候,那位攤主很開心叫住她說,你上次說的那張碟我給你找來咯!Emanon 和她朋友都很驚奇,因爲只是隨口這麼一問,根本沒想到對方會認真對待,並且記住了朋友的模樣。不由的會想,這事要是在東北,即使你去一家正規商店跟對方拜託好,說的很決絕,一定給你找來,可能轉身就會忘。因爲當年東北的市場不是自由市場,處處洋溢着權力氣息——售貨員沒有義務,潛在的顧客也沒有權力,來促成這筆交易。社會上的大家表面上親如兄弟,這是我的誰誰誰,實際上可能都沒把對方放在眼裏。僅有的一點信任,是斷然不能給予陌生人的。話說的有點重,但這就是當年印象。

分類
說說

22050810

前几天去泉州体验了一把白名单( Chism 發佈與 v2ex 的貼子,存檔與 InternetArchive)。

全面白名單應該是不少人,或者一部分人長久以來的隱憂,從有牆開始就不時傳出白名單的謠言,現在看來指日可待了。

分類
說說

220120

今天早上出發的比平時晚,爲了不遲到,選擇了比平時貴五毛錢的一趟公交。在我上下車的區間裏,這兩趟公交路線是完全一樣,但價格卻不一樣,可能是由於這個原因,這趟公交的人一直都比另一趟少。我上車的時候車裏只有一位乘客,坐在車廂中部,我則習慣性的走到靠後面的座位,因爲 Emanon 跟我說,中間比較安全方便的座位最好讓與有需要的人。中途上來一對老年夫婦,兩人都帶着那種藍色一次性外科口罩。老先生帶着帽子,手裏拿着手機。老婦人身上挎着一個包,手裏提着一個購物用的便攜拉桿車。司機要求他們出示綠碼,老先生出示了他掛在胸前的一張卡片的反面,我沒看清那卡片是什麼。司機說這個不行,得是綠碼,老先生說他們手機沒有網絡,要在家裏連了 WiFi 才有網。司機就建議他們下車,弄好了綠碼再坐下一班車。但是他們已經走到公交車中間,並且還在徒勞的嘗試。老夫婦邊擺弄手機,邊抱怨說他們不會弄,大概過了一分鐘,司機失去了耐心,說你們趕緊下車,沒有綠碼我肯定不能讓你們坐車,車上還有乘客等着,你看看後面都要堵車了……老夫婦也很着急,但是他們不想下車,老太太說我們家裏東西吃完了,要去買菜。司機說現在哪裏都要綠碼,沒有綠碼你也進不去菜市場,先回家讓家裏年輕人給你弄好綠碼再出來買吧。他們沒有解釋爲什麼沒有家裏的年輕人給他們弄綠碼,也還是不想下車。司機從駕駛室走出來,說你們再不下車我要報警了!並且拿起手機作勢要打電話。老太太也提高了嗓音,說只是想去買才,要不少坐幾站,到天虹買菜就行(到天虹商場還有兩三個公交站)。司機說你沒有綠碼,天虹也不會讓你進。但是司機的始終不能說服他們,於是向坐在車中間的那位乘客說,你幫他們看下,到底綠碼能不能弄出來。其實這個時候我已經打了我的 WiFi 熱點,如果那個人搞不定,我就過去幫忙。但是那個年輕人畢竟是年輕人,他打開他的手機熱點,順利的調出了老太太手機上的綠碼。氣氛一下子緩和下來,老太太安穩的坐了下來,說理解司機爲了防疫,遵守工作規定……但是老先生的綠碼他操作了一會兒卻沒打開,於是我也湊過去。司機說跟年輕人說你試試「粵省事」行不行,年輕人就在微信搜索到粵省事小程序,授權,給老先生輸入微信支付密碼,但是點擊獲取手機短信驗證碼後卻遲遲收不到驗證短信。年輕人問老先生你微信綁的手機號是這個手機裏的號碼嗎?老先生似乎沒聽懂他說的是什麼,就迅速報了一遍自己的手機號,我看到短信驗證碼發送的就是他報的手機號,只是手機上顯示信號強度的地方沒有信號。我跟司機說他們是夫妻,她都是綠碼……我還沒說完司機馬上說一人一碼是規定。老先生的碼是肯定弄不出來了,司機說老太太可以坐車,讓老先生下車。然後又是一番爭吵,先是老夫妻試圖跟司機求情,但是司機堅持老太太可以坐,老先生必須下車。後來是他們夫妻間用家鄉話的爭吵,好像是老太太決定自己去,老先生說他們都下車。我在旁邊看到老太太眼圈紅紅的,裏面都是眼淚。我以前在圓筒 Art De vivre 看電影,每每看到影片裏老人流淚,我的眼淚也會控制不住的流。現在即使親眼看到老人流淚,我都可以控制住不讓它流出來,只是喉嚨還是頂的說不出話。最後他們在萬般無奈中下了車,公交車繼續行駛,我還是遲到了。

分類
說說

210819

昨天(2021-08-18)一天就批出了 75 個「城市噪声敏感建筑集中区域内夜间连续施工作业许可」。同日還開出了 5 張三萬元的罰單,都是關於「涉嫌在中午或者夜间进行产生环境噪声的建筑施工作业案」。來自:http://eapi.meeb.sz.gov.cn:50001/pspv3/dblAnn

之前一直在 aqicn.org 看空氣質量,但是深圳的數據從 8 月 9 日下午 8 點後就全部沒有數據了。深圳人居環境委員會的網站也打不開。但是發現這個「深圳市生态环境局」裏是有空氣質量數據的。


210909更新:深圳監測站數據已於九月份恢復。

本文更新於 2021/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