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說說

220518

Emanon 今天跟我講。上週在市場買菜的時候,在一家沒去過幾次的菜攤買完菜後,順嘴問了一句,你家有青皮蕉嗎?對方說,下次有。結果今天去買菜,買完後店家問她,要不要看看我家的青皮蕉。這個事情讓她想起當年在上海,她和朋友在路上遇到一個擺路邊攤賣碟的,她朋友就隨口問了一個碟,那人表示現在沒有。後來過來一段時間,無意經過那裏的時候,那位攤主很開心叫住她說,你上次說的那張碟我給你找來咯!Emanon 和她朋友都很驚奇,因爲只是隨口這麼一問,根本沒想到對方會認真對待,並且記住了朋友的模樣。不由的會想,這事要是在東北,即使你去一家正規商店跟對方拜託好,說的很決絕,一定給你找來,可能轉身就會忘。因爲當年東北的市場不是自由市場,處處洋溢着權力氣息——售貨員沒有義務,潛在的顧客也沒有權力,來促成這筆交易。社會上的大家表面上親如兄弟,這是我的誰誰誰,實際上可能都沒把對方放在眼裏。僅有的一點信任,是斷然不能給予陌生人的。話說的有點重,但這就是當年印象。

分類
說說

220120

今天早上出發的比平時晚,爲了不遲到,選擇了比平時貴五毛錢的一趟公交。在我上下車的區間裏,這兩趟公交路線是完全一樣,但價格卻不一樣,可能是由於這個原因,這趟公交的人一直都比另一趟少。我上車的時候車裏只有一位乘客,坐在車廂中部,我則習慣性的走到靠後面的座位,因爲 Emanon 跟我說,中間比較安全方便的座位最好讓與有需要的人。中途上來一對老年夫婦,兩人都帶着那種藍色一次性外科口罩。老先生帶着帽子,手裏拿着手機。老婦人身上挎着一個包,手裏提着一個購物用的便攜拉桿車。司機要求他們出示綠碼,老先生出示了他掛在胸前的一張卡片的反面,我沒看清那卡片是什麼。司機說這個不行,得是綠碼,老先生說他們手機沒有網絡,要在家裏連了 WiFi 才有網。司機就建議他們下車,弄好了綠碼再坐下一班車。但是他們已經走到公交車中間,並且還在徒勞的嘗試。老夫婦邊擺弄手機,邊抱怨說他們不會弄,大概過了一分鐘,司機失去了耐心,說你們趕緊下車,沒有綠碼我肯定不能讓你們坐車,車上還有乘客等着,你看看後面都要堵車了……老夫婦也很着急,但是他們不想下車,老太太說我們家裏東西吃完了,要去買菜。司機說現在哪裏都要綠碼,沒有綠碼你也進不去菜市場,先回家讓家裏年輕人給你弄好綠碼再出來買吧。他們沒有解釋爲什麼沒有家裏的年輕人給他們弄綠碼,也還是不想下車。司機從駕駛室走出來,說你們再不下車我要報警了!並且拿起手機作勢要打電話。老太太也提高了嗓音,說只是想去買才,要不少坐幾站,到天虹買菜就行(到天虹商場還有兩三個公交站)。司機說你沒有綠碼,天虹也不會讓你進。但是司機的始終不能說服他們,於是向坐在車中間的那位乘客說,你幫他們看下,到底綠碼能不能弄出來。其實這個時候我已經打了我的 WiFi 熱點,如果那個人搞不定,我就過去幫忙。但是那個年輕人畢竟是年輕人,他打開他的手機熱點,順利的調出了老太太手機上的綠碼。氣氛一下子緩和下來,老太太安穩的坐了下來,說理解司機爲了防疫,遵守工作規定……但是老先生的綠碼他操作了一會兒卻沒打開,於是我也湊過去。司機說跟年輕人說你試試「粵省事」行不行,年輕人就在微信搜索到粵省事小程序,授權,給老先生輸入微信支付密碼,但是點擊獲取手機短信驗證碼後卻遲遲收不到驗證短信。年輕人問老先生你微信綁的手機號是這個手機裏的號碼嗎?老先生似乎沒聽懂他說的是什麼,就迅速報了一遍自己的手機號,我看到短信驗證碼發送的就是他報的手機號,只是手機上顯示信號強度的地方沒有信號。我跟司機說他們是夫妻,她都是綠碼……我還沒說完司機馬上說一人一碼是規定。老先生的碼是肯定弄不出來了,司機說老太太可以坐車,讓老先生下車。然後又是一番爭吵,先是老夫妻試圖跟司機求情,但是司機堅持老太太可以坐,老先生必須下車。後來是他們夫妻間用家鄉話的爭吵,好像是老太太決定自己去,老先生說他們都下車。我在旁邊看到老太太眼圈紅紅的,裏面都是眼淚。我以前在圓筒 Art De vivre 看電影,每每看到影片裏老人流淚,我的眼淚也會控制不住的流。現在即使親眼看到老人流淚,我都可以控制住不讓它流出來,只是喉嚨還是頂的說不出話。最後他們在萬般無奈中下了車,公交車繼續行駛,我還是遲到了。

分類
說說

210819

昨天(2021-08-18)一天就批出了 75 個「城市噪声敏感建筑集中区域内夜间连续施工作业许可」。同日還開出了 5 張三萬元的罰單,都是關於「涉嫌在中午或者夜间进行产生环境噪声的建筑施工作业案」。來自:http://eapi.meeb.sz.gov.cn:50001/pspv3/dblAnn

之前一直在 aqicn.org 看空氣質量,但是深圳的數據從 8 月 9 日下午 8 點後就全部沒有數據了。深圳人居環境委員會的網站也打不開。但是發現這個「深圳市生态环境局」裏是有空氣質量數據的。


210909更新:深圳監測站數據已於九月份恢復。

本文更新於 2021/09/09。

分類
說說

210718

最近發生了太多讓人即憤怒又心痛的新聞。

分類
說說

210614

早上在小湖邊看白胸苦惡鳥的幼鳥,它們又長大了一些,走起路來屁股已經開始一翹一翹的了。Emanon 拿著相機拍照,我站在她身後默默觀察。當我把手抱到胸前的時候,虎口忽然傳來一陣強烈的刺痛。我一看,有一個刺扎在上面,我猜可能是什麼植物的種子落到了我的衣服上,比如鬼針草,然後扎到了我。但是很快我就發現這種刺痛肯定不是植物種子那種物理傷害能帶來的,因為我已經疼地輕輕叫了一聲,Emanon 還以為我觀察到了什麼不常見的鳥。我嘗試了三次,才把那根「刺」拔了出來,刺的另一端連著一條細細的腸子--是的,這是一根蜂針。

我往胸口看,那隻蜜蜂還趴在我的胸口,雖然看起來沒有受傷,但我知道它活不了多久了。被蟄的地方一開始可以觀察到皮膚下面有血,然後針口附近開始隆起,疼痛一直持續。那隻蜜蜂一直趴在我的胸口,偶爾移動一點位置。大概十分鐘後針口的隆起就有所消退了,但是從針口向外紅了一片,形成了一個大概直徑 4 厘米的圓。這只蜜蜂一直跟著我回到家,Emanon 用紙把它請下來,放在桌子上。它到了桌子上,似乎精神了一些,爬來爬去,一不留神就不見了。我的患處則在塗抹了萬金油後迅速恢復,吃完早餐,就已經幾乎看不出來了。如果不去按那裡,則完全感覺不到疼痛了,只剩下萬金油涼涼的感覺。

工蜂的一生其實蠻穩定的,如果不是遇到今天的事故,它應該有蛮多事情要做的。一只成年工蜂,所以除了採花蜜外,工作還可能有:醸蜜、餵雄峰、侍奉女王(餵食清理以及傳遞信息,7 - 11 天)、建蜂巢、打包花粉、給蜂巢塗蠟、清理蜂巢、給蜂房通風降溫(作為風扇,蒸發自己身上的水分)、取水、守衛以及偵察(大概三公里範圍,尋找花蜜、花粉和蜂膠,22 - 42 天)。而在剛羽化後,它還干過製造蜂蠟和飼養幼蟲的工作。


210616更新:前面低估了蜂毒的威力,實際上到了第三天,被蟄的地方還是有稍稍的腫,被太陽曬到以及洗熱水澡的時候會發癢。減少蜂螫痛苦的做法是在被蟄後,儘快將蜂針從傷口移除,因爲雖然蜂針已經離開了蜜蜂,但是仍會繼續往傷口注入毒液。最後祝大家都不要被蜂螫,畢竟對蜜蜂來說代價太大了。

本文更新於 2021/06/16。

分類
說說

210613

歡迎來到開放之都、創新之城、魅力深圳!疫情期間戴口罩、勤洗手、少聚集,公共場所出示健康碼,游景區請預約。祝您在深健康平安。【深圳文廣旅體局】

前幾天「住建局」(不是衛健委)發布了一則通告,然後所居住的小區也需要憑健康碼進出了。

早上去市場買菜,感受到了濃厚的節日氣氛,有不少商戶在賣粽子葉和艾草。還見到兩隻完整烤成的豬,擺在街邊賣,我和 Emanon 都認為這是用來祭祖的。市場邊上的大樹根部被嶄新的水泥封的嚴嚴實實,一點泥土都看不到了,不知道這些大樹能不能活下去。按照之前所見,這些大樹健康狀況肯定會出問題,然後就會有枯枝,然後環衛就會對大樹進行修剪,最後大樹就會被修剪的只有一個粗壯的樹幹,但是沒有樹枝和樹冠。

還有一件事,前幾天去附近另一個公園,那裡曾經有著附近最好的濕地,茂密的蘆葦以及一個無法抵達的湖心小島。我們隔一段時間就會特意去一趟,哪裡有白胸苦惡鳥、黑水雞、各種鷺鳥,遷徙季節還有小鸊鵜,除了鳥類,還有很多昆蟲和青蛙,是個物種非常豐富的小公園。但是這次去卻見到環衛工人正在拔出水中的蘆葦,黑水雞和小崽在拔走了蘆葦的泥地上覓食。後來據環衛工人講,領導覺得蘆葦太茂密擋住了人們的視線。待整個公園的透明度得到提升,想必野生動物的多樣性和數量必然會受到巨大打擊。

分類
說說

210527

早上散步的時候,在草地上遇到一隻鵲鴝幼鳥,乍一看以為已經不幸死去,沒有長毛的頭在南方早晨的大太陽下呈現出一種悲慘的血紅色。走進後發現還沒死,它的都還是昂著的,但是閉著眼睛,奄奄一息的樣子。之前了解到遇到跌落的小鳥不可隨意施救,等親鳥來救才是正確做法。但是小鳥處在一大片烈日之下,這麼曬下去總感覺凶多吉少,公園裏還有不少老人帶着小孩,如果讓她們看到更是玩完。所以我們打算把它拿到草叢附近,至少放到樹木的陰影裡。我們一碰到它,它忽然發出響亮的叫聲並且跳到了 Emanon 的鞋上。我們看到它還有活力覺得非常開心,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將其移到陰影下,太陽真的太強了。當我們再次觸碰到它的時候,它一下子飛到了兩米開外的陰影處。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希望親鳥早點把它尋回。

池塘邊又見到白胸苦厄鳥和它的幼仔,之前只見到兩隻,今天發現原來它有三隻幼仔。她們就像三隻黑色的小雞在親鳥周圍活動。親鳥之前都是默默覓食,今天卻是一邊覓食一邊小聲「苦厄苦厄」地叫。

轉了一小圈打算回去看小鵲鴝的時候,發現兩隻小伯勞已經開始獨自覓食了。還見到了八哥和黑臉噪鶥的小鳥,都非常的萌。小鵲鴝已經不在剛才的地方了,附近有一隻成年鵲鴝在覓食,希望小鵲鴝已經獲救。

離開公園,見到打疫苗是隊伍比平時長了能有十倍。等紅燈的時候被疾駛而過的市政洗地車噴了一身水。